国家一级演员许正源:我为西哈努克唱歌的岁月

2012-11-05 17:12:47   来源:北方网   0 点击:
西哈努克举杯祝许正源演出成功(许正源提供)讲述往事的许正源(刘耀辉摄)  许正源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1938年出生于北京,19...

西哈努克举杯祝许正源演出成功(许正源提供)

讲述往事的许正源(刘耀辉摄)

  许正源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1938年出生于北京,1954年至退休前在天津歌舞剧院任独唱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首唱了西哈努克所创作的《怀念中国》《啊,中国——我亲爱的第二故乡》等歌曲。(记者 周莲娣)

  记者:当年西哈努克亲王创作了歌曲《怀念中国》,您是怎么被推荐为首唱的?

  许正源:应该说是一种幸运。据说他创作了这首歌后,最初试唱的是北京部队文艺团体的一位著名歌唱家,但她的柬语发音让西哈努克听后不很满意,于是就想换一位演员唱。换谁呢?当时北京几乎所有专业团体的演员不是转业,就是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去了,现找来不及。于是,就想到了天津歌舞剧院的我。为什么想到我?也是有原因的,当时我演唱的好几首歌,被选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外广播的歌曲,比如我用日文唱的《樱花》、用朝语演唱的《丰收喜悦》、用越文演唱的《越南—中国》等,听过的人很多,觉得声音不错,这应该是最重要的原因吧。

  记者:听说当时天津歌舞团的对外演出很多,有时还到外地去演出?

  许正源:你说的对。那时天津歌舞团,可以说是国内水平最高最活跃的专业团之一。说到这,得感谢王莘、曹火星等老领导,他们自己是艺术家,精通业务;又是领导,格外珍惜人才。如果没有他们的坚持和努力,天津歌舞团的演员们,也都得下放或转业。正因为如此,当时除中央芭蕾舞团外,只有天津歌舞团可以演出整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现在人们常说,天津群众文化活动搞得好,我认为也跟他们有关系。专业团体可以带动群众文化活动的发展,比如关牧村、高曼华她们这批歌唱家,都是那时的业余演员,如果没有那时的文化氛围和专业老师们的指导,她们也不可能脱颖而出。当然,我们也不会有机会到北京、广州演出。

  记者:您是怎么学的柬文?

  许正源:在北京柬埔寨大使馆学的。我记得当时领导要求很急,说一周后就得演唱,而且必须唱柬文,所以特意安排我去大使馆,跟住在使馆里的柬埔寨留学生们一字一句学习发音。说实话,那时学得很认真,也不敢不认真,要知道这是政治任务,本来我就出身不好,再把政治任务弄出点闪失来,岂不是成了故意搞破坏?除了学柬文之外,我还有另一个任务,是跟王莘同志还有指挥家陈怡新一起,把《怀念中国》这首歌落实到谱面上,然后由陈怡新配器。可能别人不理解,西哈努克创作好的歌,怎么还要落实到谱面上?难道他不是写在五线谱上的吗?的确,他的这首歌是“写”在录音机里的,而且是最传统的那种两大盘磁带一块旋转的录音机。所谓“写”,其实是清唱,而且唱的是法文,也没有规范的节奏。所以需要王莘同志根据西哈努克在录音机里的演唱,整理出清晰标准的节奏。我的任务是把柬文歌词恰到好处地填到谱子里,陈指挥是最后一道工序,为歌曲作管弦乐的整体配器。

  我记得当时王莘同志再三叮嘱我,一是要把词填得合适,二是要把歌唱得完美,千万不能出一点错。我第一次用柬文唱《怀念中国》,是跟小合唱队一起在人民大会堂里演出,那是西哈努克亲自主持,并以他的作品为主的音乐会。合唱队唱中文,我领唱用柬文,演出非常成功,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都表示满意,这也为我后来给这首歌灌唱片奠定了基础。

  不是吹牛,当时我柬语学得真不错。在人民大会堂的那次演出,西哈努克首先用柬文致词,他在上面讲,我给坐在身边的王莘同志“翻译”。王莘同志当时笑着说:“你翻的对吗?”我说您听翻译翻的跟我一样不一样,就知道了。结果,我说的没错。当然,我学的也是当时他常说的那些内容,比如“我美丽的祖国正遭受涂炭”“柬埔寨人民生活在苦难之中”“中国人民是我们永远的朋友”“希望世界和平”“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等等。听的多了,唱的多了,自然就熟悉了。

1972年,西哈努克观看天津歌舞剧院演出后,接见舞蹈演员(吴啟美提供)

  记者:当时您跟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接触多吗?

  许正源:挺多的,有几十次吧。接触多的原因,是除了演出外,刚才说过的,我还为《怀念中国》这首歌灌了唱片。灌这首歌的唱片,跟灌别的歌不一样,因为灌完的唱片,西哈努克要作为他的礼物之一,出访时送给对方。我听说,那时他到全国各省市访问,甚至到国外出访,这张唱片都是礼品之一。所以,就得常把这首歌唱给他听,让他从心里认可才行。我印象最深的那次接触,是1973年他在天津召开亚、非、拉记者招待会,招待会的演出在干部俱乐部舞厅,西哈努克和夫人就坐在距我一米远的沙发上,那天我除了唱《怀念中国》外,还唱了《柬朝友谊万岁》,这首歌也是西哈努克创作的,唱完以后,他对王莘同志说:“如果我闭上眼睛,就像是听柬埔寨歌唱家在演唱。”听他这么说,我们一直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知道他满意了。

  记者:感觉柬埔寨太皇和太后给您留下的印象非常美好,对吗?

  许正源:没错,太皇和太后的个人修养非常好。太皇脸上永远带着慈祥的微笑,永远合十双手向对方表示尊重和敬意。我们都是普通的演员,但每次为他演出或被他接见时,他依然向我们每个人行这种礼,那种真诚和慈爱,让人特别感动。太后也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她的温文尔雅、贤淑大方,谁也比不了。听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自从到了中国,太后就一直认真学汉语,对中国文化有很深的了解。最让人感动的是,她不仅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太后,也是一位称职的好妻子。我们还从他们的工作人员那里得知,无论太皇工作多忙,她始终陪伴在身边。晚上,她也是先照料太皇上床,然后自己休息。他们之间的那种恩爱与尊重,堪称模范夫妻。

  记者:听说您跟现任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也有过接触?

  许正源:当时跟西哈莫尼的接触,没有跟他的父母接触得多。当时他才17岁,听团里人说,他酷爱舞蹈,曾在巴黎舞蹈学校学习。记得有一次演出前,他到我们团来练功、排练。那天雨下得不小,团里的排练厅屋顶还漏雨,把大家急坏了,赶紧把漏雨的地方用布景围上。由于我给他的舞蹈《丰收喜悦》独唱伴舞,自然要在一起合练几次。听团里舞蹈演员们说,西哈莫尼王子舞蹈跳得很专业,《丰收喜悦》是朝鲜舞,他为了跳得正宗,专程到平壤歌舞团去学。所以后来我想,如果他不当国王,肯定会是一位优秀的舞蹈家。

  有意思的是,2006年他继承了王位后到天津访问。市里举办了一场小型晚会,欢迎他的到来,我被应邀出席。因为当年我唱过那么多次《怀念中国》,张俊芳副市长希望我在晚会上再唱一遍。那天,我刚唱了一句,西哈莫尼国王的脸上就泛起笑容,当我再唱《丰收喜悦》时,他的身体情不自禁地在座位上动了起来,显然这首歌唤起了他的回忆。接下来,西哈莫尼国王更开心了,像回到老家那样,和周围人讲起当年的往事。后来,他送给我一个银盘,那是带有柬埔寨浓郁文化特点的工艺品,直到今天我还珍藏着。他离开天津前,我请他转达对太皇和太后的问候,祝他们健康、长寿。他说:“一定转达到,也希望你健康、快乐。”

  记者:看得出您对太皇西哈努克的去世很难过。

  许正源:是的。他在我心里,就像一位好朋友。他的去世,我当然非常难过,假如条件允许,我一定会去跟他告别的。现在,我只能在心里为他祈祷,一路走好,并希望太后莫尼列,节哀、保重。

  最后,也谢谢天津日报的采访,让我有机会把这么美好的往事讲出来。

  记者手记

  美好记忆是陈年的酒

  9月15日,被称为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柬埔寨太皇西哈努克去世了。当中央电视台播出这条消息时,心里不由得一动,已经遥远的往事,倏然浮现脑海。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我们和平区的小学生,多次被学校组织去完成一项光荣的政治任务——欢迎“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女同学们穿白衬衣、花裙子、偏带布鞋,集体到和平路等主要干道排成欢迎队伍,老师还给涂上口红和胭脂,有种“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感觉。那一天,西哈努克在周总理的陪同下,乘敞篷车缓缓从我们面前经过,脸上带着微笑向大家招手……我还记得邻居五姨说过,她们曾为西哈努克亲王演出过,西哈努克的儿子,现为国王的西哈莫尼,还曾与她的同事跳过芭蕾舞剧《白毛女》片段,那位同事演喜儿,西哈莫尼演大春……于是,连忙打电话给五姨,想请她讲讲当年与西哈努克有关的往事。

  五姨名叫吴啟美,是一位舞蹈家。1969年从中国舞蹈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天津歌舞剧院。她和她的12位同学,是天津歌舞剧院的第一批科班出身的舞蹈演员,她们的到来让天津歌舞剧院实力大增。所以,那些年天津歌舞剧院经常为来访的外国政要演出,其中包括为西哈努克及夫人演出。1972年,为迎接西哈努克及夫人,她们还特意编排了反映柬埔寨人民反抗斗争的舞蹈《战斗的高棉》。舞蹈中柬埔寨民族舞的动作,是专程到东方歌舞团学的。演出前,她们又集体到理发店,把头发烫成“爆炸式”,以便更像柬埔寨妇女。这个舞蹈在干部俱乐部演出时,得到柬埔寨贵宾们的高度赞扬,演出结束后西哈努克及夫人走上台来,与她们挨个握手、合影。不过,五姨告诉我,当年为西哈努克演出最多、接触最多的,不是她们舞蹈演员,而是当时团里的女高音独唱演员许正源。

  许正源是西哈努克作词作曲的两首歌曲——《怀念中国》《啊,中国——我亲爱的第二故乡》的第一位演唱者。于是,真诚、热心的五姨和她的爱人、原天津歌舞剧院舞蹈队队长王子义先生,专程陪我来到许正源老师家,让我意外采访到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

  其实,女高音歌唱家许正源,对天津人来说并不陌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她是活跃在天津舞台上的“百灵鸟”,首唱过许多施光南先生创作的歌曲。那时他们是同事,每当施光南创作出新歌时,就诚恳地请许正源到剧院琴房里试唱提意见。施光南说歌写得好不好,演员最有发言权,演员感觉唱起来流畅、舒服的歌曲,才是成功的,才能为广大观众认可。施光南创作的《打起手鼓唱起歌》,首唱也是许正源,后来电台录制了她演唱的这首歌,在“每周一歌”节目里播放。除电台外,全市各影院电影开演前的等待时间,也都播放这首歌。1973年,她甚至把这首歌唱到了广交会。

  如果仅从外表看,很难猜准许老师的年龄,若她不讲自己75岁,别人断然不敢往“70后”想。她穿着白底碎花V领衫,花白头发烫着大弯儿,脸上涂了一层薄薄护肤霜,皮肤显得格外滋润,口红的颜色是淡淡的,眉毛的颜色也是淡淡的,看似无意却有意的淡妆轻抹,恰到好处地映衬出歌唱家的品位与素养,让人感叹无论岁月怎样流失,都冲不掉她身上的“范儿”。

  那天,许老师显然已经有所准备,桌上放着一本像册、两本画册,里面的内容都与西哈努克有关,也正是记者所想了解和采访的内容。当记者再次提起那些当年的往事时,许老师的眼睛里立刻闪出了泪花,她平静了片刻说:“那天从电视台得知西哈努克去世的消息后,心里非常难过,也让我想起以往跟他接触的很多事。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是国王也是诗人、艺术家,还是演说家和社会活动家,我从他身上懂得了什么叫高贵、善良、谦和、尊重。要说当时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歌唱演员,演唱他创作的歌曲,当时也是一项政治任务,搁谁都得圆满完成。可是他却对我的演唱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亲自把印有他照片、创作歌曲、诗歌的画册送给我。在北京演出后,还把我们请到他的住所,参加他特意安排的冷餐会……”从许老师如数家珍般的讲述中,可以想象到,当年她与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之间的美好交往,也能感悟出西哈努克太皇及太后莫尼列的亲和与慈祥。从许老师的讲述中记者得知,当年西哈努克亲王及夫人都非常喜欢天津,并多次到天津来。他们喜欢天津的原因很多,一是有医术高明的朱宪彝先生为其治过病;二是喜欢天津的城市风貌,多次表示市委一招大院内的建筑与环境,还有干部俱乐部里的小楼,很像他留学法国时见到的建筑;三是被天津的美食所吸引。据说,当时只有一招的厨师会做他们爱吃的“炸冰激凌”,每次到天津他们必定要吃一次。还有一道他们爱吃的美食,是油炸“铁雀”。所以,每次他们回北京时,市外办的同志专门让他们的随行人员带走一箱冰冻“铁雀”。

  许老师像册的第一页,共有两张已经没有光泽的黑白照片,一张是与西哈努克干杯的合影,另一张是与莫尼列的干杯合影。后面还有许多她与天津歌舞剧院的演员们为他们演出时的剧照及接见时的合影。许老师逐一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当讲到有周恩来总理的那张合影时,她显得格外激动。她说这是在北京参加由西哈努克亲自主持的音乐会后照的,这场音乐会多是西哈努克创作的作品,当时她是《怀念中国》小合唱的领唱,另外,还为西哈莫尼王子表演的朝鲜舞蹈《丰收喜悦》在幕后配原文独唱。演出结束后,周总理、西哈努克及夫人走上台来,与演员合影留念。别的演员都想尽可能往前站,好挨着总理近一点,但她由于“出身不好”,不敢往前凑。这时,她发现总理与舞台监督打手势,感觉好像在问唱《怀念中国》的演员在哪?当时她的心激动得狂跳。果然,总理是在找她,并让她站到头一排的中间位置来。后来总理还问她:“你的歌唱得很好,怎么没见过你呀?”她小声回答:“我出身不好。”总理听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所以,许老师对这张照片格外珍惜,1976年唐山发生大地震严重波及天津,当时她认为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这张照片。所以,当余震还在发生时,她就跑回房间找到像册,并把它一直带在身边,直到有了安全的地方存放。

  美好的回忆像陈年的酒,飘出丝丝缕缕醉人的芳香。不知不觉讲了两个多小时,许老师还是那么有激情,那么意犹未尽。最后许老师说,她要演唱几首歌送给我们。说罢走到钢琴前,先自弹自唱了《怀念中国》,接着又唱了卓别林经典电影《舞台生涯》插曲。虽然岁月带走了她的青春,但她的歌声还是那么明媚、柔美,气息还是那么稳定、饱满,让人无法不心生敬佩。

 

 

 

 

相关热词搜索:

分享到:

上一篇:“永安杯”第三届天津市中老年歌舞大赛颁奖
下一篇:天津庆王府公馆开门迎客 别墅式酒店主打英伦风

相关商品
清康熙博古图纹
价格:960元
■■和平使者■
价格:10000元
康熙青花冰梅将
价格:0元
田黄石
价格:0元
毛山照 山
价格:3000元
曹鸿年?-水墨牡
价格:0元
民国花盆
价格:600元
〓〓犀牛望月〓
价格:2500元



Copyright ©2012-2020  秀宝网旗下 天津古玩网  陇ICP备10200098号  客服热线:400-666-8691  客服邮箱:284223965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