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走不得歪门邪道

2012-10-09 17:05:04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0 点击:
  在当代中国画坛的各种纷乱现象中,毫无边际的吹牛特别突出,它将书画艺术搅成一潭浑水,有的人在其中浑水摸鱼...

  在当代中国画坛的各种纷乱现象中,毫无边际的吹牛特别突出,它将书画艺术搅成一潭浑水,有的人在其中浑水摸鱼,追名逐利,不仅没有给书画艺术的发展带来任何好处,反而在某种程度上玷污了中国书画艺术,并将无数不明就里的艺术爱好者引入歧途或掷金无回。粗略分析,常见的吹牛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一,也是最为常见的,是虚构各种闪光的艺术家头衔。坊间最为常见的是打着世界华人艺术、中国华人艺术、名人艺术等名头的各种研究会、协会,并自封会长、主席等,其名头之“大”,让外行人看着眼晕,实际上这些所谓的“世界”级、“中国”级艺术家协会、研究会根本不存在,或至多是几个平庸之辈为忽悠人而自己攒起来的草台班子。各种画院院长也很吃香,自封某某画院院长一类也很常见。因为现在成立所谓画院非常容易,只要在民政局注册一下,甚至连注册都不用,只要印一张名片就可以自称画院院长;花钱在网上制作一个某某画院的主页算是认真的,于是乎画院院长满天飞。与各式画院密切相关的是各种所谓“画派”,许多新近成立的“画派”连学理上最基本的依据都没有,任意发挥,拉帮结派,给自己壮胆子,壮声势,蒙骗外行。大学教授也是常常被利用的一个头衔,因为书画艺术需要文化修养做支撑,没有文化还谈得上什么艺术?但许多写字画画的人没有读书学习的习惯,没有多少文化修养,要在外面讨生活,卖字卖画,担心被人瞧不起,就想方设法给自己弄一个教授头衔,即使是冒牌大学的教授头衔也珍贵无比。看他们的名片,动不动就是某大学兼职教授,某学院特聘教授,有些还多少有点依据,更多的“教授”不靠谱,根本无从查证,大部分情况下也无人查证,因此他们吹起牛来也心安理得,没有惧色。略一研究,就可以发现这些“教授”们的学术经历根本不可能成为什么教授,自身文化水平有限,言及实际只会闪烁其词;而国人大都善良,给人面子,即使知道他是在吹牛,一般也不予以揭穿。至于一群假教授们遇到一起,大家也彼此心照不宣,甚至互相吹捧,如此“和谐”,也是中国艺术界特有的怪象。

  第二,与各级行政领导攀扯关系,这是中国艺术市场独有的怪胎。从政治效益讲,与高级干部拉关系可以得到许多直接的关照,如当各级书协或美协主席、副主席或理事一类;从经济效益讲,一旦当上书协、美协主席、副主席,作品价格就一路攀升,甚至跃升至天价,因为大部分为达某种目的而花钱买字画送礼用的购买者根本不懂书画,只看官位高低与名气大小,大部分的收礼者也只知道官位高的、名气大的,根本分辨不出实际艺术水平的高低上下。现实生活中不乏当书协主席前作品几百元一张没人要,当了主席、副主席就价位翻跟斗、提高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例子,至于自身艺术水平是否提高了根本就是妄谈,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位子票子也。因此,每当各级书协、美协领导层换届,就会内讧不断,告状函、诬告信满天飞,极尽人性丑陋之能事;参与竞争者不仅要拼经济实力,更要拼在官场的人脉;没有关键人物替你说话,花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而一旦竞争胜出,回报就是百倍千倍。

  第三,在政治上争取进步,获得各种政治头衔以抬高身价。书画协会主席、副主席一类因为尚且算是专业头衔,所以可以欺罔世人。挂名身份也是自抬身价的好办法,因此有不少人动此脑筋,并有不少成功者。就像某位“著名”画家,天天以模仿伟人行止为事,观其作品恶俗之极,观其做派令人作呕。还有一些“书画家”大搞所谓的“慈善”捐赠,明明是一纸垃圾,却标出天价,然后捐给某个机构,换来慈善美名。更有甚者,个别人通过这种手段成为“名画家”,甚至建起了个人的美术馆,经常拉一些光鲜机构为自己壮声色,而细观其书画,则恶俗不堪,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第四,印制假出版物。上世纪90年代以前,在专业美术出版机构出版一本书画集非常困难,艺术水平达不到一定的标准几乎不可能。但近十余年图书出版放开之后,不仅所有的出版社都可以出版美术画册,连专业美术出版社也因经济利益的驱动而大量买卖书号,搞所谓“合作出版”,每年都出版大量垃圾画册,这给很多冒牌艺术家提供了出版书画集以抬高身价的机会。专业出版社在业界的地位越高,越是容易被盯上。但在这样的专业美术出版机构出版画册毕竟要花费一大笔钱,因此就有另一群骗子粉墨登场,专门冒充美术出版社的名义与那些根本不配在这些专业美术出版社出书的“画家”们联系,为他们印制所谓“正版”的个人书画集。这些盗用出版社正规书号的非法出版物四处泛滥,难以遏制;不少人心知肚明,却仍然愿意给这些骗子交钱出书,为的就是拿这些非法出版物自抬身价,去欺骗更多的人,而一般人根本没有鉴别真假出版物的能力,见了这样的假冒画册,不禁肃然起敬,骗子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第五,攀附文化名人。最常见的是不出家而当和尚,不念佛而自称佛门弟子,不修道而自称道长、仙翁,或专门结识佛道名人,有的利用中国传统文化的某些模糊性给自己制造神秘性,增加分量。

  第六,广拉社会关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出名机会,几乎到了无所不为的程度。像神舟飞船上天这样的举国盛事,也被某些“书画家”所利用,通过各种关系将自己的作品装在飞船里到天上飞几天,落地后取出来就觉得自己身价倍增。殊不知植物种子到外太空飞一飞可以产生基因变异,提高产量,而这些书画作品无论飞多少天都提升不了自身的艺术价值与艺术水平,牛粪上了天,落下来仍然是牛粪,这样的噱头也是用来糊弄人的,这样的骗子居然让许多人上当!

  第七,装神弄鬼,故作高深,最为常见的是利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某些糟粕成分,将书画艺术与所谓武术、医术、道家气功一类联系起来,搞什么气功书法、太极书法,听起来颇为有理,实际上胡说八道。笔者曾参加一次某著名画院的新年庆典,席上一位自称将武术与书法结合的“书法家”要当场作书以助酒兴。动笔之前,此公身着道家宽袍,先打了一路似是而非的太极拳,然后骤然举笔,挥臂作书,满纸乱涂,不堪入目,周围掌声如雷,此公洋洋得意,一幅“巨作”就此诞生。

  第八,在形象上下功夫更为常见,留长发,留胡子,梳辫子,满身污垢,衣着邋遢,满口黄牙,使人一望便知是“艺术家”;还有一类“艺术家”喜欢穿中式裤褂,戴民国圆边眼镜,足蹬圆口布鞋,手捻佛珠,一副世外高人模样。听其言娓娓而谈,不着边际;观其状淡泊名利,痴迷艺术,令人有起敬之心。但这类“艺术家”只能欺骗庸人而已,所谓内不足,外形补。殊不知艺术水平的高低只在于艺术家自身修养的高低,外在的衣着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

  尽管方式多种多样,但不外是拉大旗扯虎皮,为自己壮声势,抬身价。如此着迷于装神弄鬼吹牛皮,而不用心于艺术水平的真正提高,这与当代中国社会审美水平的普遍低下有着密切的关系。近20年来,中国的艺术市场经历了爆炸性增长,而优质艺术资源却并没有多少本质上的增加,因为艺术需要天赋,需要长时间的修炼提高,真正有艺术天赋的人却少而又少,市场却在短时间内无限扩大,严重供不应求。艺术不是种庄稼,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好的收获,在短短十几年间不可能凭空生长出这么多的艺术家与好的艺术品,于是各类“艺术家”应运而生,成为当今社会的一个特殊群体。随着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复兴,这个群体会日渐衰落,但在当下,我们更需要迅速提高自身文化修养,提高艺术鉴赏水平,以便在遇到这类艺术家的时候有一双“火眼金睛”。

相关热词搜索:

分享到:

上一篇:香港成为内地艺术的国际跳板
下一篇:我国将开展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

相关商品
避雨崖---珍品
价格:50000元
国际书法艺术大
价格:3800元
上传一幅名家书
价格:180元
清康熙博古图纹
价格:960元
毛山照 山
价格:3000元
民国花盆
价格:600元
瓷碗
价格:0元
光绪灯笼罐......
价格:0元


Copyright ©2012-2020  秀宝网旗下 天津古玩网  陇ICP备10200098号  客服热线:400-666-8691  客服邮箱:2842239654@qq.com